主页 > 周公

财经观察家 | 李楯:人口面临负增长,怎么办?

时间:2019-10-05 来源:出行的那些事

↑ 点击关注“一股清泉文化传媒”





【核心观点】


1、我们最严重的问题,我们没有成为发达国家的时候,已然进入老龄社会,背上沉重的包袱。


2、严格的讲,生多少孩子合适,是个人的事,不是社会和国家的事。


3、人口问题的挑战摆在我们每一个人面前,不管你有没有孩子,都会影响到你的生活。


4、我们的人口问题主要是将进入人口负增长,养老成了大问题。我们未富先老,经济发展速度会放慢,劳动力和兵源会短缺。


5、从经济上看,由于人口的负增长,不得不把更多的资金用于养老,经济增长缺乏动力,劳动力会出现短缺。


6、社会文化方面,很多人没有兄弟姐妹,没有叔侄,从小就缺乏与人相处、与人合作的经验的养成。


7、我们要以人为本,人不是猪,不是想让她多生的时候,你觉得需要就可以多生,你觉得不需要就可以少生。


8、我们应该建立覆盖全体国民、城乡一体,由中央财政承担的包括生育、教育、工伤、失业、养老以及法律援助等一系列的社会保障制度。


9、我们要全面调整政策、法律,才有可能逐步改善人口的结构关系。提升人的生存质量,增进人的福祉,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



欢迎来到《财经观察家》,我是清华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李楯。今天我们的话题是:我们面对的人口问题的挑战。

 新闻背景 


近日,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称,2016年和2017年二孩出生数量都大幅上升,在全部出生婴儿中二孩所占比例超过了一半。但中国人口将在2029年达到峰值14.42亿,从2030年开始进入持续的负增长,2050年减少到13.64亿,2065年减少到12.48亿,即缩减到1996年的规模。


数据显示,从2010年开始,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总共增加了8320万,平均每年净增208万,而15岁以下少儿人口减少了9017万,平均每年净减225万。


在此期间老龄化水平从3.76%提高到8.40%。2013年劳动年龄人口(16至64岁)比前一年减少了160万,这标志着中国潜在劳动力资源缩减时代的到来。联合国预测,到2050年将减少2亿人。人口减少,将给中国经济带来严峻挑战。




涉及到这次有报告公布出中国的人口生育下滑和中国的人口可能在2027年进入负增长这样一种状况,有很多人感到一种危机,觉得我们面对这种挑战,提出一些问题,比如像为什么人口的会这样快的降低?


其实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不需要回答,我们看一看30多年来的人口政策,这个问题就很清楚了。当年的政策制定的到底是对还是不对?我们有一种我不赞同的说法,认为一种政策当初这么做是对的,现在改过来也是对的,恐怕不是这样。



比如像65岁以上的人口,这在国际社会是一个明显的标识,进入65岁以上人口到7%到14%,这是一个坎。在欧洲那些国家用了一百多年,少的也用了80多年,而在我们这里只大概也就是30多年就走过了。


所以我们最严重的问题,我们没有形成一个发达国家的时候,已然进入老龄社会,我们会背上沉重的包袱,对我们的发展,对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再有,有人提出,中国的人口在世界人口中占比率多大才算合适?我觉得这些都不是什么要紧的问题。如果国家一定要大,人口一定要多,那小国怎么活?人家还活不活了?恰恰是有些小国,虽然国土小,人口少,它的生存质量比我们这里好得多。为什么我们要改革?为什么我们要走向发达?目的就在这里。



再有人提到:为什么不生?我们就会看到,由于我们的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我们的生育和养育的成本是非常高的。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会望而却步不生,再加上人的行为总会有一种路径依赖。


当30多年来在社会的主流,比如在大城市中,人们已经越生越少的时候,这个情况要改变过来也是不容易,何况现在的年轻人由于学业和就业的压力,他们的结婚年龄本来就晚,他们的生育年龄会更晚。


另外还有一些人有一种生存方式的考虑,比如像丁克家庭,比如更愿意两个人在一起好好地玩一玩,不想把过多的精力用在孩子上,这些都不是靠简单的政策改变能够起到作用的。只有经过比较长时间的政策调整,一个社会在人口方面才会走向我们在宏观上认为相对适合的状况。



多少才合适?怎么来调试?我觉得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严格的讲,多少合适是个人的事,不是社会和国家整体的事。中国是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缔约国,也就是说我们中国是签署了这个条约的,在国际条约里明确规定:生育是女性的权利。


一个女性决定想生,她就可以生,多大间距是她自己选择,生多少是她自己决定。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说如果她不负责任地选择怎么办?我想这只有整个社会的水准提高了,人的品性提高了,才会有相对负责任的考虑。


以政策的强制办法很难做到这样一点,更何况还有些想生,而在现有的政策条件下,无法生、不让她生的情况存在,这些都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


我们所期待的那种人口的恰当的数据和恰当的结构,比如像性别比,比如像各种年龄,比如像职业的分布,比如像他们所拥有的社会资本,他们的收入,都进入一种良性协调的良好状况的时候,才能实现我们现在所期望的。



 人口问题的挑战摆在我们每一个人面前,不管你是已经有孩子,还是没有孩子,想生多想生少的人,这个问题都会影响到你的生活。


我们看人口问题,现在表现出的主要是中国会进入人口的负增长,养老成了大问题,因为我们未富先老,我们的经济发展速度也会放慢,劳动力和兵源都会短缺。


这其实是一个在30多年前研究者就知道的问题,但是公众中相当多的人不知道。我们需要考虑的是:为什么这么多人不知道我们会面对这个问题?


谈到人口问题,对我们的挑战往往会说它在经济方面对我们形成一个挑战,实际上人口对我们挑战绝不只限于经济方面,还牵连到社会、文化以及政治的方方面面,它会影响到每一个人的生存方式,生存质量以及他的幸福感。


从经济上看,我们会看到由于人口的负增长,或者最起码在没有进入负增长之前,人口的增长处于下滑趋势,在这种情况下会使我们不得不把更多的资金用于养老,我们的经济发展、经济增长缺乏动力,劳动力会出现短缺。



在社会文化方面,我们看到,由于孩子少,由于有那么多独生子女,尽管独生子女家庭在中国现有的家庭中只占到1/3,但它是居于主流社会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它会对人们的人际关系造成影响,使很多人没有兄弟姐妹,没有叔侄。


没有这样一些关系,从小就缺乏与人相处、与人合作的经验的养成,而且由于这样一种人口的状态,在这些孩子们将来的学习、就业上会走上一个独木桥,而很难形成根据每个人的个性、根据每个人特点,在学习和就业上有一种分化。


在政治上,我们要考虑到很重要一个问题,我们要以人为本,人不是猪,不是想让他多生的时候,你觉得需要就可以多生,你觉得不需要就可以少生!以人为本,我们就要考虑到生育是人的一个权利。


我们会考虑到,在人类文明的几千年历史中,在很长的时期内,人往往只是被作为投入,作为一种劳动力的投入,战争中作为兵源的投入,以至即使是我们说高贵的人才,它也是一种投入。


我们在今天改变一种观念,考虑到人类发展,我们应该把人作为一种产出,把能够很好的生活、具有幸福感的人,作为政治家、企业家、一切成功人士工作的成就,作为一种产出。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考虑我们面对的人口问题,我们就会改变一个思路。   



一个人口大国,标配应该是什么呢?如果国一定要大才好,小国就不要活了吗?比如像北欧那些国家,比如甚至像发达国家中的美国,人口比中国少得多,日本面积、人口都比中国少,他们那里人的生存质量恐怕并不比中国差。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看到,人口的问题绝不仅仅是一个数量问题,还有更多的结构问题,比如像性别比是否恰当?比如像年龄结构是否恰当?比如像健康状况?


假如有多少残疾人,有多少智能人口,他们在人口中占比例是一种什么状况?以及他们受教育程度不同产生的结构状况?以及中国特有的由于户籍身份不同产生的结构状况?


这样就造成了人在收入和拥有社会资本上都处于不同的地位,这种结构状况如果不是良好的话,它给我们带来的问题,恐怕远远大于单纯看数量带来的问题。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我们会发现:在城市中,老的小的留在中国,年轻的中年的出去创业;在农村中,老的小的留在家乡,年轻人中年人进城谋生。这样一种人口再生产的一种风格式的状况,对中国的人口也形成了一个极大的负面影响。


那么怎么样对应人口的挑战?我们是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只着眼于加快创新步伐,让技术来代替部分劳动力,或者是设立鼓励生育的政策,我觉得单纯这样做都起不到多大的效果,因为我们要禁止人生相对还容易一些,尽管不能完全做到,要促使人生,难度就会更大。


 新闻背景 


1978年计划生育被写入宪法、1982年被定为国策。2018年3月,取消“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组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8月,民法典各分编草案不再保留计划生育的有关内容。《人民日报》海外版刊文《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


不少地区开始试水鼓励生育政策。6月25日辽宁省通过《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率先宣布鼓励生育。湖北省咸宁市、宜昌市给予二孩生育住院分娩补贴;仙桃市规定对生育二孩延长产假、护理假、男方护理假,给予住房补贴等;新疆石河子市给予奶粉补贴。


陕西省统计局官网刊文建议“适时全面放开计划生育,出台鼓励生育措施”。恒大研究院的人口问题报告建议,立即全面放开并鼓励生育。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发布报告《2019年中国经济展望》,预计2019年有望全面放开计划生育政策。



要想改善我们的人口结构关系,使中国的人口处于一种比较好的协调的这样一种结构关系,更重要的是:在政策法律方面需要有一个整体的思考和整体的调整,它的出发点应该是提高人的生存质量,增进人的福祉,而不能仅仅从经济方面去考虑这些问题。


第一点,我们应该建立覆盖全体国民、城乡一体,由中央财政承担的包括生育、教育、工伤、失业、养老以及法律援助这样一系列的社会保障制度。


另外,我们要从整体考虑,全面地调整我们的政策、法律,才有可能逐步地改善人口的结构关系,提升人的生存质量,增进人的福祉,我想这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

 

感谢收看今天的《财经观察家》,请持续关注我们的节目。



 更多精彩内容 


财经观察家 | 张翠霞:假增持,真套现,法规待完善!

财经观察家 | 张立群:2019年中国经济将低开,下半年稳中趋升

财经观察家 | 储殷:再评权健,绝不是一个权健在坑你!

财经观察家 | 袁钢明:房租抵扣房东不干了!警惕房租上涨!

财经观察家 | 包冉:百亿微商帝国摩能国际如何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