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视频

鱼和熊掌,陈小姐都想要!

时间:2019-08-12 来源:出行的那些事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文章,请设“置顶”哦~

点击上方“猫小牙” → 点击右上角“...” → 点选“设为星标 ★ ”

HI,这是猫小牙推送的第7篇原创文章


聪明总被贪心误



1


“哪怕今夜泣不成声,明晨醒来,这个城市依旧车水马龙。亲爱的你,无论悲喜,皆是成长,做个好梦,明天再见!”


说完结束语,陈潇潇摘下耳机,走出播音室,拿起导播小思帮她冲好的咖啡,一仰脖子,全倒进去了。


小思在一旁心疼地叫:“我35块钱一包的咖啡啊,你就这么牛饮了,请问你喝出是啥味儿了吗?”


潇潇抹抹嘴,嬉皮笑脸道:“要不你再给我一包,我保证慢慢品,然后给你写一篇赏味笔记,如何?”


“去去去,让你老公给你买,少蹭我的。”小思故作嫌恶地冲潇潇摆摆手。


潇潇做了个鬼脸,去办公室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


潇潇从县级电台首席主播,调到省级电台做午夜音乐节目主持人已经快三年了。从最初的失落,到现在的适应,她已经不再和自己较劲儿,毕竟省台人才济济,先耕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才能抓住机会。


想开了,即便每晚只有忧伤流转的音乐作陪,潇潇也能在工作结束时迅速切换回没心没肺的快活状态。


前天,潇潇的车出了故障,还在修理厂,她只能打车回家了。


正准备叫滴滴,老公麦文晖的电话来了,“下班了吧?车还没修好,你打算怎么回去?”


“我正要叫滴滴呢,你电话就来了。”潇潇嗔怪道。


“不行,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坐滴滴我不放心,你没有开车的同事顺路吗?”麦文晖总是把潇潇当小孩,生怕她被人拐卖。


“哎呀,你不用管了,我会注意的。”潇潇故作不耐烦。


麦文晖是省直机关公务员,把潇潇调到省台就是他一手运作的。到了省台后,两人就结了婚。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麦文晖被派到乡镇挂职,做惯了甩手掌柜的潇潇被迫凡事亲力亲为,连修车这种以前完全不懂的活儿,也只能在麦文晖的实时电话指挥下一步步完成。所以,尽管嘴上总是不承认,但潇潇的心里却给麦文晖打了满分。


2


“潇潇?”一个浑厚的男声在潇潇身边响起。


正低头看手机的潇潇被吓了一跳,扭头一看,是黄金档节目的主持方为,台里三大台柱之一。


潇潇礼貌地笑着回答:“方老师,您好!”


“刚才听到你说车坏了,我带你吧!”方为一边说,一边把双肩包背好。


别看潇潇喊他老师,其实他也只有30岁出头,黑色棒球帽、全套黑色运动装加高帮运动鞋,让他显得时尚又活力。


既然有顺风车坐,潇潇也不再客气。只是她很奇怪为什么方为做白天的节目也要这么晚回家?


方为说,下周有一场和公交系统联办的公益活动直播,作为主持人之一,他要做大量准备,需要加班。


潇潇说:“以后有这种活动可以叫我帮忙嘛。”


方为看了潇潇一眼,“真的?那可要说话算数”。


一周后,方为真的给潇潇打电话请她帮忙,“跟我搭档的女主持昨天阑尾炎发作住院,你能不能顶这个缺?”


潇潇以前就经常给各种大型活动做主持,这对她来说没有难度。


她一口应承下来。


那天的活动很隆重,区领导、台领导都来了。潇潇也不怯场,她时而俏皮时而深情的主持风格获赞无数。


虽然事先没有排练,但方为和潇潇配合得天衣无缝,他的随机应变、见招拆招把潇潇的即兴发挥烘托出了最佳效果。


活动一结束,方为举起手和潇潇击掌庆祝,“看来找你还真找对了”!


潇潇的调皮劲儿来了,“那当然,我上大学的时候就得过金话筒奖呢”。


不知道为什么,潇潇觉得,和方为在一起有种特别轻松的感觉。


方为也有同感,“和你搭档我觉得很放松。我正在筹备一个访谈节目,你愿意和我一起做吗?”


潇潇有点受宠若惊。要知道,和台柱子一起做节目可是很多年轻主播梦寐以求的。


潇潇终于等到了期盼已久的机会,她当然要抓住。


台领导已经见识过潇潇的主持水平,所以方为申请让她做搭档的事很快获批。


两年多了,潇潇总算不用做夜猫子了,总算可以上黄金档节目了,这事儿必须庆祝。


她给麦文晖打电话分享喜悦,当然还得命令他回来请她吃大餐。


麦文晖也为老婆高兴,可对于周末回来吃大餐,他有些为难,“马上要搞农技推广大会,周末全体上班,我的任务挺多,实在回不来。下次吧,一定给你补上”。


潇潇理解麦文晖,可她偏要撒会儿娇,目的就是让这个年纪不大的“老干部”哄哄她。


可麦文晖这人工作上是一把好手,偏就在哄老婆这件事上一点天赋都没有,“月底吧,活动完了我就能回来休息,到时候你想去哪儿吃我就陪你去”。


3


别看潇潇表面上喜欢嘻嘻哈哈,她对工作可是一点不马虎。


自从方为邀请她做搭档那天开始,她就铆足了劲做功课。


到了节目正式开播那天,从不怯场的潇潇却突然有点紧张了。


方为察觉到了她的紧张情绪。进直播间之前,他把手搭在潇潇的肩膀上,用力拍了拍,“我和你搭档很放松,你也要相信我”。


潇潇被他逗笑了,心里暖暖的。


不出所料,活泼俏皮的潇潇和机智博学的方为很快就把节目做到了收听率位居全台第三。


成绩骄人,再加上方为从不避讳在众人面前夸赞潇潇,潇潇不可避免地成为了职场流言的女主角。


这让潇潇有些苦恼。


大概看出潇潇最近情绪不佳,方为特意请她吃饭,想和她聊聊。


得知潇潇苦恼的原因,方为笑了,“没人议论你的时候,你不也觉得郁闷吗?”


“你以后别在同事们面前表扬我了。”潇潇请求方为。


“我欣赏你喜欢你,这是事实,为什么要掩饰?”方为的直白吓了潇潇一跳。


可是,她的心却又莫名地动了一下。


她和麦文晖从恋爱到结婚,那家伙就从没说过“我喜欢你”,更不要说“我爱你”了。


“我是单身男人,有喜欢任何一个女人的权利,但我知道你不可以,所以你放心,我不会给你造成困扰的。”方为的坦诚让潇潇坦然了。


假如他对她的喜爱能化作工作的默契和共同进步,那她为什么要生硬地拒绝呢?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自己问心无愧就好。


麦文晖单位的同事被电台邀请来做政策热线节目。


这个节目的女主播曾经多次找方为,想进他的团队,上黄金档节目,都被方为拒绝。因此,她把这份怨恨转嫁到了方为的新搭档潇潇身上。


麦文晖的同事来,她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添油加醋地把关于方为和潇潇的谣言又传播了一遍。


没多久,这个谣言就如她所愿地传到了麦文晖的耳朵里。


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潇潇在办公室和方为讨论下一期节目的安排,麦文晖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翘腿坐在方为办公桌上的潇潇赶紧跳下来,下意识地拉了拉裙子,表情尴尬地问麦文晖:“你怎么来了?”


问完,她就在心里骂自己:你又没做亏心事,干嘛这么紧张?


麦文晖沉着脸说,他回单位办了点事,顺便接潇潇一起回家。


方为赶紧起身,一边和麦文晖握手,一边寒暄:“你就是潇潇的老公麦科长吧?她经常提起你,我们办公室没人不知道她有个好老公。还没吃饭吧?正好,我们一起!”


4


麦文晖虽然心里不悦,但毕竟是在机关工作多年的人,面子上的礼节还是到位的。他婉拒了方为的邀请,执意拉着潇潇回家。


潇潇被麦文晖牵着手往外走,回头看了方为一眼,他有些落寞地站在那里。


潇潇心里一阵难过。她享受着方为给她提供的帮助和照顾,却又不能给他回报,还将他置于如此尴尬的境地,这实在有违她潇潇做人的原则。


可是,如果让她舍弃这份带着暖意的暧昧,无论从工作还是她自己的感情,她都不舍。


回家的路上,麦文晖问潇潇,“方为还是单身吧?”


潇潇怕他想多了,回答:“他的女朋友可不少,情人节都收了好几束花呢。”


“和单身男同事共事要注意点,不然没的也能给你说成有。”麦文晖给了这句忠告后,便再没提这个话题。


第二天早上,刚到办公室没多久,潇潇肾结石发作,痛得只知道哭,被方为送到医院。


打了消炎止痛针,潇潇无力地躺在急救室的床上,手被方为紧紧握着。痛得厉害时,方为就是这么握着她的手。


麦文晖赶来时看到了这一幕,脸上终于挂不住,阴沉了下来。


方为想松开手,却被潇潇紧紧抓住,“今天要不是方为,我这条小命恐怕就痛掉了半条。我也无以回报,要不我就认方为做哥哥吧!你们说好不好?”


方为马上接话:“当然好啊,我从小就想有个妹妹,现在终于实现了。”


麦文晖的脸色恢复了正常,方为的脸上却泛起了失落。


为了自己那份私心,这是潇潇能想到的最好办法。


周末,潇潇和麦文晖邀请方为来家里吃饭。


经过潇潇的提前暗示,麦文晖搬出咖啡机和别人从巴西带回的咖啡豆,一大早就开始鼓捣;而方为来时,除了礼物,还带来了一盒象棋。


一进门,方为就赞不绝口:“emmm,好香的咖啡味儿!”在国外呆过几年的方为对咖啡情有独钟,每天不喝上几杯,这一天就过不好。


而当方为拿出他家珍藏的玉石象棋时,麦文晖的眼睛都亮了。他爱研究玉石,更爱下象棋。


在厨房里做菜的潇潇,看到两个男人品着咖啡,下着象棋,俨然已经成为朋友。


潇潇心里颇有些得意,她爱的和她欣赏的,一起宠爱着她,谁说这样的幸福不可得?


5


宠她的,继续宠着她;帮她的,也在继续帮着她。潇潇家庭事业双丰收,简直妥妥的人生赢家!


只是,女人做赢家,哪有那么容易?


潇潇在台里风头太劲,已经暗暗招来无数支蓄势待发的暗箭,只等待最佳时机到来,便会嗖嗖地射出。


30岁出头的方为是家中独子,父亲是政府官员,母亲则是父亲在农村时结下的糟糠妻,书没读过多少,却妻凭夫贵,势利又傲慢。


据说为了给方为物色个门当户对的对象,方为的妈妈也是操碎了心。长相、身高、学历、家境……但凡有一点点不匹配的,他妈铁定替他过滤掉。


方为以前谈过几次恋爱,几乎都被他亲爱的母亲搅黄。这让方为有些灰心,两三年都没再认真触碰感情。


这一次,他喜欢潇潇是动了真心。虽然知道不可能有结果,甚至连表达都不敢有,但他还是愿意。反正就算潇潇是单身,就算可以做他女朋友,最后不也是要被他妈妈拆散吗? 


这次,方为的妈妈替儿子物色了一个各方面条件都般配的女孩,急巴巴地催着宝贝儿子去相了亲。


女孩挺满意方为,但方为没那个心情,又担心他妈逼着他继续和别的女孩相亲,便也不拒绝,不冷不热地交往着。


女人多敏感,方为的拖延战术没多久就被她识破。


巧的是,那女孩认识省台一位因能力所限,一直徘徊在三四线的女主播,一番打探,便得到了很多关于方为和潇潇的小道消息。


那女孩也是个骄傲的女子,哪受得了这个气?于是便托介绍人向方为的妈妈添油加醋地控诉了一番。


这下可好,点燃了炸药桶!


老太太平时看着挺贵气,可关键时刻还是显出了本色——她不由分说,找到台里,在领导面前撒泼大闹了一场。主题就是,你们电台都养了些什么女妖精,自己有老公了还缠上她儿子,把她儿子骗得五迷三道的,电台如果不开除这个妖精,你们电台领导的乌纱帽也别想戴了!


由于方为他爸还是有点地位的官员,即便台领导知道老太太不一定能摘掉他的帽子,但还是有所顾忌。


老太太一闹,领导一介入,蓄势待发的暗箭们便毫不留情地射出来了。关于方为和潇潇的各种版本的谣言炒得沸沸扬扬。甚至有人给领导建议,立即开除潇潇,以平民愤。


这件可大可小的事就这么被闹大了。


领导没有开除潇潇,但多次和她谈话,希望她暂停工作,待事情平息了再说。


本来事业眼见蒸蒸日上的潇潇就这样被赶回了家。方为和他妈也差点闹掰。但,发生过的事情泼出去的水,大家都没了办法。


谣言多多少少也传到麦文晖单位,麦文晖心里很不舒服了一阵。但看到老婆更难过,他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安慰潇潇:“就当放长假休息一下吧!”


可是,休息之后呢?潇潇已经很难再有翻身的机会了。男人遇到这样的事,热闹过后,依旧一切恢复原样;而女人,则会被永远套上枷锁。


聪明的潇潇很清楚,她被自己的聪明和贪心误了。


end


爱我就关注我,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