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视频

长篇调查:十年,东亚成了中超冠军,而日之泉去了哪里?(上)

时间:2019-07-08 来源:出行的那些事

2009年8月1日,第13届全运会足球决赛,上海3比0广东夺冠。

上海,以上海东亚为班底,广东,以广东日之泉为骨架,那场大雨中的决战,就如同给两支队伍打好了标记。

差不多十年后,已经变成上港的东亚,拿走了中超联赛的冠军,而同时,已经变成历史名词的广东日之泉的队员们,能够拿得出手的,就是叶伟超在中甲中乙附加赛中一脚帮梅县铁汉保住了中甲资格。

上海走了阳关道,广东走了独木桥。

究竟是什么,造就了如此强烈的反差?


一 起跑线上的争夺

从走过的路看,当年的东亚和日之泉几乎每一步都相同。

2006年,徐根宝的上海东亚队开始组队参加全国乙级联赛,2007年,他们冲甲成功。

2007年,出于同样的目的,当时广东全运队的主教练找到以前合作过多年的日之泉老板林勤,我们也组队从乙级联赛开始?

这是一件双赢的事情,广东队需要比赛锻炼,而林勤接手这支队伍,也花不了多少钱,毕竟还有广东省体育局在全力支持,作为一个精明的生意人,日之泉那些年从来没有断过跟足球的联系。

长篇调查:十年,东亚成了中超冠军,而日之泉去了哪里?(上)

后来,林勤不无得意地说过一句话:“重新搞回足球,我们的水的销量起码增加了30%。

体育局出球队,赞助商出钱,这不是什么稀奇的模式,但在当时,也仅有几个地方可以实现,毕竟中国足球的口碑当时正在谷底,根宝找到东亚,曹阳找到日之泉,那是因为根宝有面子,日之泉有传统。

2008年,广东日之泉也冲甲成功,他们进入中甲的时间,比上海东亚仅仅晚了一年,但大家过程都一样,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从乙级到中甲的转变。

两支”从小打到大“的队伍,开始在两条战线上竞争,中甲平台,全运会舞台。

长篇调查:十年,东亚成了中超冠军,而日之泉去了哪里?(上)

叶伟超说:”像以前张琳芃、姜至鹏、武磊、汪佳捷、吕文君、颜骏凌这些队员,我们这批队员在U15的比赛时就开始交手,每年至少有两次比赛的机会,很熟。“

双方的实力如何,都心知肚明,他们的确是89/90年龄段国内最强的两支队伍,事隔多年,曹阳给了两支队伍中肯的评价:”从队员的能力来说,即使是当年,我也觉得上海的这批队员比我们要强,但是如果从准备的角度看,我们对2009年全运会的准备更加充分,可惜了,那场决赛……“

2009年,对于两支对志在夺得全运会冠军的队伍来说,几乎是命运的分水岭。

这一年,上海东亚”心有旁骛“,他们既想在中甲联赛中取得不错的成绩,又想把最好的状态留到全运会上。

而日之泉则不同,联赛纯粹是为了锻炼队伍,他们所有心思都在7月在山东进行的全运会上。

要在全运会上夺得冠军,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首先,东道主是山东,整个山东代表团的策略很简单,凭借东道主的优势,要把老大广东代表团拉下马,而足球,一块金牌当三块,自然是重中之重。

在赛程编排上,按照当初的预计,广东上海会在半决赛相遇,两虎相争以后,自然有东道主在决赛等着他们,孰知人算不如天算,一场突而起来的斗殴事件,让东道主的精心策划完全落空。

在C组最后一轮比赛中,北京3∶1战胜天津队。

长篇调查:十年,东亚成了中超冠军,而日之泉去了哪里?(上)

输掉比赛的天津队不但在比赛中被罚下三名球员,赛后几乎所有队员都参与了追打主裁判的“行动”,替补队员12号赵世桐在赛后狂追了当值主裁判何志彪近100米。

因为该斗殴事件,组委会取消了天津全运会男子足球甲组代表队全运会决

赛阶段比赛资格。虽然天津队被取消资格,但奇怪的是小组赛积分榜没有被重新厘定。但根据这个从来不存在的积分榜,C组重庆、北京、上海三队均为一胜一负,净胜球都是0,根据总进球数排名,小组第一为北京,小组第二位上海,小组第三为重庆,又因为B组第3名湖北与C组第3名重庆积分相同,通过抽签,重庆晋级。

本来按照预计,上海应该是这个小组的第一,但他们变成了小组第二,于是东道主山东和上海在半决赛就遇上了,双方进入点球决战,上海队进入决赛;另一个半区,半决赛中,广东队同样依靠点球淘汰了辽宁队,进入决赛。

大概是上天有意安排这样的剧情,一定要让这两支队伍来一次宿命般的决战。

二 一场黑色幽默式的决战

这场决赛之前,双方那一年已经踢了三场比赛。

毕竟全运会第一阶段预赛,上海队在广东赛区就曾以1比0小胜,在中甲联赛中,广东日之泉在主场4比2获胜,客场0比1输球。

长篇调查:十年,东亚成了中超冠军,而日之泉去了哪里?(上)

但这场决战很快就失去了悬念,比赛在大雨中进行,场地泥泞。第16分钟,两队球员在中场进行拼抢,广东队谭宾凉和上海队张萌祺同时倒地,但是谭宾凉倒地之后有一个附加动作,主裁判万大雪直接出示了红牌将他罚下场,广东队刚开场就少打一人。最终凭借张琳芃、吕文君和战怡麟的进球,上海队3比0完胜,时隔26年再次夺得全运会男足比赛的金牌。

本场比赛的当值主裁是万大雪,2011年中国足坛反赌扫黑,公诉人起诉万大雪收受贿赂总计94万元,其中全运会上海队对垒重庆队和广东队两场比赛,万大雪担任主裁判,共收受上海市体育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45万元,这两场球,上海队分别以2比1和3比0取胜,并最后夺取了冠军。

不仅如此,他还执法了广东队对北京队的八强比赛,广东队以1比0取胜。赛后,广东足管中心“孝敬”给万大雪10万元。

回想起这段历史,让人哑然失笑:给两支队伍决战,营造的居然是这样一种环境……

上海《新民晚报》后来回顾那场全运会决赛,表示:“这场雨战开场不到20分钟,万大雪就出示红牌罚下了一名广东队球员,从正常角度来看,这样的判罚的确过严。本来势均力敌、却过早缺少一人的广东队,只能改变战术全线回收防守。结果,人数占优的上海队下半场连进3球,最终以3比0大获全胜。现在来看,万大雪的执法有不小的疑问。”

这场决战,以上海的获胜告终,他们赢了至关重要的第一回合,当然,从职业发展的角度看,这可能并非是决定性的,因为队员们当时才20岁,留给他们的时间,还很长很长。

三 一步错过,步步错过

踢完全运会,上海东亚一步一步稳步前进,直至被上港集团收购,最终在2018年问鼎中超成功,这时候,离那场决赛已经快十年了。

而这十年期间,广东全运队,或者叫广东日之泉的队员都经历了些什么呢?

在经历了几年的打拼以后,这支队伍,已经具备了冲超的实力,或者说,他们本来可以走上跟东亚一样的道路,但阴差阳错间,咫尺天涯。

2011年,广州富力有意收购广东日之泉队。毕竟富力老板张力在广州长大,有着浓厚的南派足球情结,而这支日之泉,根正苗红,是再适合不过的收购对象了。

长篇调查:十年,东亚成了中超冠军,而日之泉去了哪里?(上)

曹阳至今记得当初一位跟他相熟的朋友给他传递的消息:”有一个好消息,但对你来说,可能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富力想收购日之泉,坏消息是,收购了以后,曹阳可能下课。曹阳笑着说:”我下课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这支队伍能够有更好的发展前途。“

作为俱乐部的老总和球队的主教练,曹阳希望自己的弟子也能够早日升上中超的平台。后来该消息被证实,富力出价2000万收购日之泉,甚至富力的心理底线是3000万,但他们的收购,被林勤拒绝了。

最终,富力从金德集团手中收购了当时的深圳凤凰队,日之泉的机遇,就这样擦肩而过。

更为巧合的是,这一年,广东日之泉和广州富力的冲超几乎缠斗到了最后一刻。2011年7月3日,在日之泉的主场广东省人民体育场,日之泉在领先的情况下被广州富力逼平。

“那场比赛之前,我们领先对方4分,如果赢了就领先对方7分。在这种情况下,对方冲超的心气也就停了,但是没有赢,给了对方信心,最后在下半年,他们加大投入,最终冲超成功。”

那一年,广州富力排名第二,日之泉排名第三。如果赛季初就被广州富力收购,又如果那场比赛再踢得好一点,那么日之泉在2011年就已经冲超成功。

长篇调查:十年,东亚成了中超冠军,而日之泉去了哪里?(上)

而他们的竞争对手,上海东亚则在一年后,也就是2012年冲超成功。

错过了2011,还有2013,2013赛季,最后一轮仍然有冲超希望的日之泉在佛山世纪莲主场0比1输给重庆FC,最终又以赛季第三名的身份结束了整个赛季。

对于日之泉两次错失冲超机会,曹阳说:“没有进入中超,有多方面的原因,但当时如果俱乐部能够再加大一点投入,我想这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叶伟超说:“如果当年投资人有更高、更长远的想法的话,我们这批人会有更好的机遇。

作为俱乐部的投资人,林勤的风格一向是量力而行,步步为营。最终接手则会之队伍的时候,包括征战中乙以及头几年在中甲站稳脚跟,日之泉的花费并不太大,但是真正需要咬牙进入中超的时候,林勤的犹豫也是可以想象的。

进入中超,投入是几何倍的提升,怎么办?

广州已经是恒大的天下,就算冲入中超,又该怎么办?

长篇调查:十年,东亚成了中超冠军,而日之泉去了哪里?(上)

最终,林勤选择了退出,2014年11月28日,广东省体育局同意广东日之泉足球俱乐部西迁申请,俱乐部产权100%归陕西所有,从此再无“广东日之泉”。

2014年12月14日,广东日之泉足球俱乐部正式易名为陕西五洲足球俱乐部。 2015年1月31日,中国足协网站发布了《关于公布2015年中甲联赛参赛俱乐部名单的通知》,在该份通知中并没有陕西五洲俱乐部,这意味着该球队将无缘2015中甲联赛。

这里摘录一下当时转让失败时,日之泉很多队员面临的窘境:

球队注册中甲失败后,为了能够稳住军心,陕西五洲方面在今年1月22日开出了一份“承诺函”,书面保证一定会补齐欠款,并让球员打上中乙。队员杨斌说:“我们那时已经做好了打中乙的准备,陕西那边也说一定没问题,肯定让我们踢上比赛。”

遗憾的是,承诺函很快成了一纸空文。球队前助教冯峰表示陕西五洲俱乐部就像一个空壳,他说:“陕西那边一直没有一个具体的负责人,队员们有事也根本不知道找谁,球队的具体安排也没人负责。”残酷的是,即便是打中乙,陕西五洲仍然未能通过注册,承诺一定会补齐的欠款也一分钱都没有发。

冯峰透露,直到现在,仍有部分球员的参赛证被扣在陕西那边。球员为了自己的生涯,只好向中国足协申报“参赛证挂失”。仍然对陕西方面抱有幻想的球员,则直到转会期截止前才不得不接受“失业”的现实。冯峰表示,这场闹剧对球员伤害最大,“这是两家俱乐部转让不畅造成的,却让很多球员承担了后果,对球员来说,突然中断踢球对职业生涯真的很不利。”

长篇调查:十年,东亚成了中超冠军,而日之泉去了哪里?(上)

目前,还有十几个球员没能赶上转会期而“待业”。杨斌说:“我们现在就是等待夏季转会窗,争取能找到球队,先踢上职业联赛再说。”杨斌现在仍是广州体院的学生,他用随校队训练的方式保持状态,涂小朗选择在天河体校当少儿教练,而梁华、黄成帅等许多球员,只能暂时在业余赛场打拼。也有部分球员“曲线救国”,如崔宁和黄浩轩这段时间正积极筹备赴希腊踢球。

关于日之泉西迁陕西却又离奇地未能获得注册的事情,现在仍然有很多谜团——只不过,对于这批队员来说,曾经属于他们一起奋斗的芳华,这一刻彻底结束了。

广东日之泉,已经成为一个历史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