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简历

能出现这样一部处女作,是国产电影的幸运

时间:2019-07-06 来源:出行的那些事


让我望望出路在哪






近几年,在大银幕上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导演的作品,这些年轻导演用自己各自迥异的风格让国产电影更加多元化。

 

像张大磊、像毕赣、像忻钰坤、像文牧野,等等等等。

 

有人喜文艺、有人好类型。

 

大家都在用自己方式诠释着各自眼中的世界,这对于中国电影来说,是件好事。

 

今天上映了一部国产文艺片,虽然不完美,但依然让人感受到这群新导演的活力。

 

《淡蓝琥珀》

 


《淡蓝琥珀》改编自须一瓜的中短篇小说《二百四十个月的一生》。

 

电影讲述女主人公荷洁从北方来到了重庆,嫁给了当地人阿峰。阿峰遭遇车祸,荷洁拿着30万的赔偿金,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


无依无靠的她当起了保姆,其间,她发现了当初的肇事车主,就住在隔壁小区,而她拿起望远镜开始偷窥那家人的生活。

 

除了阿峰在小说里的名字叫文仔以外,电影的主线剧情与小说几乎一致。

 

说到片名《淡蓝琥珀》,淡蓝代表一种忧郁的氛围,而琥珀就是片中女主角内心状态的具象化体现。

 

据导演自己说,他第一次接触《二百四十个月的一生》是在2008年,那时这部小说刚刚在《北京文学》上刊登了一个月。

 


当时,他就自己写了一版剧本,也没有跟须一瓜聊版权。

 

后来,笔记本丢了,这个项目就搁下了。

 

等到2014年,因为实在想拍,他才再捡起来这个项目。

 

周劼是第一个找须一瓜做片子的导演,《二百四十个月的一生》的版权费,周劼还是分期给的。

 

这才有了现在的《淡蓝琥珀》。

 

从看到小说到最终成片,《淡蓝琥珀》兜兜转转,用了10年的时间。

 

 

01

 

淡蓝与橘红的人生

 

如果以导演处女作的标准来衡量,本片的完成度是很高的。

 

尤其在视觉风格上,影片用淡蓝色与橘红色两种颜色营造了现在与过去两个平行时空,这两个时空互为镜像。

 

《淡蓝琥珀》凭借突出的视觉风格,获得了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最佳摄影奖。


 

导演周劼选用了两种颜色来标注女主角荷洁的两个生活阶段。

 

橘红色:婚前生活以及婚后生活。

 

淡蓝色:丈夫去世以后,她身为保姆的生活。

 

其实,就是以丈夫的死为节点,分为丈夫死前与丈夫死后。

 

橘红色部分的时间线是打乱,而淡蓝色部分的时间线是线性的。

 

通过淡蓝色部分里发生的故事情节,触动回忆从而驱动橘红色的部分。

 

这样也造成了一个问题,对于普通观众来说,这样的观看方式很有挑战性。

 


一半线性叙事,另一半碎片叙事,很容易让人捋不清剧情。

 

这种叙事方式的例子是有的,像2013年的韩国电影《韩公主》也是运用了这种叙事手法。

 

只不过《韩公主》不像《淡蓝琥珀》那样,用颜色区分时空。

 

导演周劼的这种处理,在利于艺术表达的基础上,也方便观众区分两个时空。

 

 

02

 

囚禁在琥珀之中

 

女主人公荷洁的命运在两个时空中形成了互文。

 

代表着过去的橘红色与代表着现在的淡蓝色在荷洁的身上互相撕扯。

 

她的生活就在这种撕扯中一步步地滑向虚无。

 

小说里,作者用“夜行雌兽”来形容每晚拿着望远镜偷窥别人生活的荷洁。

 

用“雌兽”这个词来形容荷洁是极为妥帖的,她就像是被困在琥珀中的一只雌兽。

 


她被困在了过去的回忆里,现实的世界对她不再有意义,她沦为一只人形走兽。

 

淡蓝的色调就像是无时无刻不在包裹着她的树脂,只待凝为琥珀的那一刻。

 

在橘红色的时空中,她一开始是幸福的。

 

从北方来到重庆闯荡,嫁给一个叫阿峰的本地人。

 

阿峰跟着自己的母亲一起住,给一家幼儿园的食堂干运输采购。

 

她与阿峰的生活是幸福的,由于生不出孩子,也让她受尽婆婆的白眼。

 


阿峰会笑着嫌弃荷洁的胸小,屁股还没有猪蹄膀大,会讲她是自己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

 

荷洁会问阿峰,到底是更爱自己,还是更爱小白(阿峰养的狗)。

 

他们总是呆在天台上,可以躲避婆婆着急抱孙子的唠叨,可以遥想美好的未来。

 

好景不长,阿峰遭遇车祸惨死,荷洁的生活发生了巨变。

 

婆婆在家里意外身亡,她在幼儿园的工作被辞退, 坏事接踵而至。

 

虽然有30万的赔偿金,但荷洁的生活就像是琥珀一样,凝固了。

 

 

03

 

一天值多少钱,算值

 

在别人眼里,30万的赔款与一套拆迁房,荷洁赚到了。

 

在荷洁眼里,这些是她生活无法前进的枷锁。

 

30万的赔偿金,对于荷洁来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她是这么计算的,30万÷(32×365+320)=25

 


阿峰一共活了32岁零320天,用赔偿金除以他活的天数就等于他一天值多少钱。

 

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并不会这么计算,而荷洁却用这种钻牛角尖的方式来计算。

 

金钱对于荷洁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她想用一天25元,来探究人活着的意义。

 

她后来在杨磊家当保姆,一天,她去接孩子的时候,遇到了当初那个撞死她丈夫的司机。

 

当时,那个司机的车被划了,正在与人理论。

 

从杨磊的嘴里得知,要是去修车的话,修理费大约要4500。

 

她又算了一笔账,用4500÷25等于180。

 

修一次车就等于阿峰180天的命。

 


荷洁开始执迷于25这个数字,执迷到了几乎强迫症的地步。

 

她不明白,为什么阿峰的生命会这么便宜,她很不甘。

 

一天25元成为了她的心魔,她被困在了自己的数字泥潭中,徒劳地与心魔搏斗。

 


04

 

想说和解不容易

 

一天,小白被车压死了,小白是阿峰最爱的“儿子”。

 


荷洁一直没能怀上阿峰的孩子,她对阿峰心中有愧。

 

她想到了那个肇事的车主,她打算去报复,她决定划车。

  

她选择用这种扭曲的方式,来宣泄心中的不满。

 

25块钱一天,到底值不值,成为了她心中的疙瘩。

 

她问杨磊,她问神婆,都无法得到答案。

 

杨磊觉得她有病,神婆只是为了骗钱。

 

没有人可以给出答案,甚至这种算法本身都是值得商榷的。

 


她也想过要和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