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工业

历经“九龙夺嫡”后 现代汽车能否富过“第三代”?

时间:2019-08-11 来源:出行的那些事

在历法上,“戊戌”好像从来都是不是一个吉祥的年份,有太多太多的我们熟悉或陌生被冠以戊戌二字的历史,都充满了几分悲情色彩。2018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2018年,各种黑天鹅和灰犀牛疯狂肆虐,开放还是封闭,前景还是后退世界各国均面临挑战。倾覆之下,焉有完卵。


就在距离2019年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节点,韩国现代汽车宣布大规模高管变动,本次变动涉及现代汽车的研发、未来战略、智能驾驶等核心战略性部门。


这是郑氏家族第三代---郑义宣担任现代汽车集团首席副董事长以来最大规模的核心管理层人事调整,这也是全球第五大汽车集团从郑梦九时代朝着郑义宣时代迈出的第一步。


郑氏王朝与“九龙夺嫡”


“世界了解韩国,是从了解现代开始。”


追溯韩国的历史,很容易发现韩国站在潮头的历程不过区区十几年时间。其经济的迅猛发展使得韩国从战争的废墟转变成为世界第11大经济体,并造就了三星、现代、LG这样的富可敌国的超级财阀。


郑梦九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财阀二代”。1945年,在日本刚刚投降,郑梦九的父亲郑周永便在汉城买下一块地专门从事汽车修配,工厂挂名“现代自动车工业社”。恢复和平的韩国百废待兴,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工厂规模扩大到了一百多人,这也便是今天现代汽车集团最早的样子。

在之后的几十年里,如同所有的氏族集团一样,现代开始向多个领域扩张,驰骋商海纵横捭阖。到20世纪90年代,现代集团一直居于韩国大企业集团排行榜榜首,拥有80多个子公司,业务横跨汽车、造船、建筑、娱乐等数十个行业,总资产高达97万亿韩元,年销售额相当于韩国政府全年的预算。


随着“老皇帝”年事渐高,阿哥们开始对庞大的家业垂涎觊觎。长期浸漫在儒家文化的韩国,长子继承制的传统延伸到了企业。但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继承者之间的战斗,从来都是自太子夭折开始的。


1982年,长子郑梦弼在车祸中丧生,死因是司机疲劳驾驶。1990年,四子郑梦禹被罢黜之后不堪疾病与心理的双重折磨服毒自杀,看惯了生死的郑周永就此逐渐淡出公司管理层。于是,继承人的斗争在次子郑梦九、五子郑梦宪和六子郑梦准之间。


可以想象,作为次子的郑梦九可能在他哥哥出事的那个晚上就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东宫,尽管他明白父亲偏爱比较外向的五弟。


在长达十几年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之后,兄弟之间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割据势力。1998年,当郑周永赶着30多年来第一群牛越过板门店与朝鲜就开辟金刚山旅游达成协议时,他或许没有想到,庞大的郑氏家族已经由此盛极而衰。


2000年3月14日,郑梦九趁弟弟郑梦宪出差日本,将其亲信降职,企图进一步控制大权。3月24日,郑梦宪回国直奔郑周永的住所,与父亲摊牌。两兄弟间终于撕破脸皮兵戎相见。当晚,现代集团结构调整部正式宣布:免去郑梦九的董事长职务,他将专心负责现代汽车部门企业经营,现代集团董事长将由郑梦九的弟弟郑梦宪一人担任。

之后便是现代历史上有名的“王子之乱”,皇帝闭门不出,两个阿哥彼此互不买账,挟老父亲以令诸侯,场面十分难看,一度失去控制。最后,惊动了青瓦台,郑周永也不得不出来主持大局:二阿哥负责现代汽车,五阿哥当现代集团董事长,六阿哥负责现代重工。


2001年,郑周永含恨离世。三个月之后,郑梦九宣布现代汽车业务将正式脱离现代集团。与此同时,郑梦准也表示现代重工业集团不再受现代集团控制。就这样,现代集团一分为三,郑梦九独掌现代汽车直到今天。


“计划生育”下的现代汽车


对于家族企业来说,只有三分之一能够生存至第二代,只有十分之一能够生存至第三代,从郑周永到郑梦九再到如今的郑义宣。现代的王朝以分裂画下了句号,在兄弟相残的狗血故事占得权利的郑梦九深知皇子争权的可怕。


好在,作为长子的郑义宣只有三个妹妹,在现代汽车的继承问题上是名正言顺。

2018年,刚刚度过80大寿的郑梦九也开始思考起权利交接的问题。9月14日,韩国现代汽车集团任命郑义宣为首席副会长,为接替郑梦九做准备。现代集团表示,郑义宣的提拔任命是现代汽车集团对应对全球贸易问题恶化和主要市场竞争态势变化做出的举措。


此后,郑义宣将以新身份监督整个集团的运作,并直接向郑梦九汇报工作。如今已是耄耋老人高龄的郑梦九已经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近年来也未对员工发表新年致辞。许多韩国政府会见商界领袖的会议,也均由郑义宣代替参加,并逐步展现出一定的影响力。

在中国家族企业的权利交替中,往往流传着这样一条法则“带三年、帮三年、看三年”。但在郑义宣的身上,来自接管家族的磨砺绝不仅仅是9年时间。


比起普通人家的孩子,年轻的郑义宣拥有让人无比羡慕的种种条件,这都是些大多人奋斗半生才能得到的东西,对郑义宣而言,则非常轻松。但是作为继承人独子他需要承担他人难以想象的压力。

郑义宣于2005年上任起亚汽车总经理,主导推出了福瑞迪(Forte)、秀尔(soul)等设计独特的新车。并在两年内实现扭亏为盈,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一边是经营上的种种困难,另一边还有来自政府的压力。


2006年,郑义宣刚刚在起亚汽车社长的位置上干满1年之时,韩国检察院对现代汽车贿赂案进行调查,现代汽车的两大核心人物都面临着牢狱之灾的威胁。2007年2月,郑梦九被判3年有期徒刑,缓期5年执行,对郑义宣的起诉也因缓期而无后文。


与众多的富二代相比,郑义宣在用人以及管理上都显示出了卓越的才能。一位熟悉郑义宣的现代内部人士表示,与他父亲相比,郑义宣绝对会带领现代书写属于他自己的故事。


2008年,一场波及全球的金融海啸让美国和日本汽车公司备受打击,通用破产重组,丰田也陷入巨亏难以自拔。在郑义宣的带领下现代和起亚汽车快速反应与灵活的营销机制显示出了威力,现代汽车超越丰田、本田、日产一跃成为中国市场上第三大汽车公司。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之后的十年里,现代起亚汽车集团在郑梦九与郑义宣的双重领导下不停的起伏摇摆,尽管在中国市场变数颇多,但是在全球市场表现已然可观。


2017年,现代起亚现代集团全球的销量达到725万辆,在中国市场的销量为79万辆,除去国内的份额还有645万辆左右。但是现代汽车去年的规划目标为820万辆,正因为中国市场销量的暴跌,让现代没有完成年终任务。值得一提的是,除去中国市场,现代起亚的销量居然超过大众。


值得一提的是,除去中国市场,现代起亚的销量居然超过大众。2018年,汽车企业巨头纷纷把转型挂在嘴边,面对日益临近又捉摸不定的未来哪怕是丰田、大众这样的执牛耳者也都没了底。改朝换代的现代又将走向何方?


难打的天下难难守的江山


12月12日,韩国现代汽车宣布大规模高管变动,本次变动涉及现代汽车的研发、未来战略、智能驾驶等核心战略性部门,这是郑义宣担任现代汽车集团首席副董事长以来最大规模的核心管理层人事调整。


其中,现代汽车集团负责研发的两名副总裁杨元哲和权文植,被任命为现代汽车集团的顾问,正式退居二线;研发部总裁艾伯特·比尔曼被任命为该部门的新负责人。他曾担任宝马M高性能部门工作达30年的老员工,并一手负责行驶性能、悬架、驱动、空气调节系统的开发,而这是现代汽车创立以来,首次任命非韩国籍人员担任研发部门的领导职位。

现代汽车集团表示,一连串的人事变动是为未来的创新发展铺平道路,以增强其核心竞争力。但在外界看来,这样的人事调整是郑义宣之后正式接过大旗打下基础。


郑义宣于高丽大学经营系毕业后,1994年以科长身份进入现代精工,但一年后就到美国留学,并在旧金山大学取得了工商管理硕士。1999年郑义宣进入现代汽车工作,三年后升任为国内营业本部专务后,2003年任起亚汽车副总裁,2005年任起亚汽车董事长兼总裁。


在企业管理上,郑义宣跟随父亲一同主导处理了2000年现代汽车集团分离初期堆积如山的问题。担任起亚汽车总裁时期,他聘请了曾任大众汽车设计总监的彼得·希瑞尔,为暗淡的起亚汽车上注入了设计经营,使之重新复活。

这样的履历或许早已证明他是一位合格的接班人,在接手现代起亚集团前,郑义宣的第一把火烧在研发上。在郑义宣看来,也许技术在是左右未来的决定性因素。


今年9月7日,在印度新德里举行的MOVE全球移动出行峰会上,郑义宣表示:“现代汽车将从一家汽车制造商转变成智能移动出行解决方案供应商”。未来现代汽车将致力于为消费者提供包括汽车在内的各种移动出行方式的硬件、软件和技术支持。也就是说,现代汽车将从一个单纯的制造企业变身成为一家以创新为主导的科技企业。


这与大众、丰田、福特等其他企业的走向如出一辙。无人驾驶、汽车互联、氢能源汽车,在郑义宣的领导下现代起亚的对于未来的规划显得有些寻常和普通。再回过头看郑义宣所经历过的岁月,也许执掌一座平稳的汽车帝国远比激进要更加合适


(本文转自BusinessCars 有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