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工业

学习的负和博弈游戏:明明是互相伤害,个个却不敢停止!

时间:2019-07-07 来源:出行的那些事


我在网上看到老师与学生家长的一段对话:


小明的爸爸:老师,小明这次考试考了多少分?

小明的老师:语文93分,数学95分。

小明的爸爸:那很不错啊,比我上学时强多了,谢谢老师。

小明的老师:家长啊,小明这个成绩在班上是倒数第二名了。咱班双百分有一多半呢。

小明的爸爸:啊……¥#@……。

小明的老师:小明挺聪明的,就是有些贪玩,这个成绩已经拖咱班后腿了,请家长多督促他学习。好吗?

小明的爸爸:呃,好的。给老师添麻烦了,我们一定改正,一定改正。


于是,相对于上学期,小明本学期的周末作业同比增长了50%,补课时间同比增加了50%,娱乐时间同比减少了80%,同时,小明家的教育开支增加了40%,全家的“争吵指数”提高了60个百分点,“幸福指数”下降了80个百分点。


下个学期,小明终于收获了语文98分,数学99分的好成绩。


然而,不是只有小明一个人在战斗。


在小明暗中下劲,成绩提高的同时,其他同学和家长也在各显神通,成绩也都水涨船高。


结果,小明的总成绩排名还是在班级后列。


看似小明和全家付出了更多的努力,可这些努力完全“无用”。


只是,小明和全家却不敢停止无谓的努力,因为只要一旦停下来,就是一落千丈的失败。在大家都开足马力进行对抗的僵局下,谁先停止对抗,谁就先遭遇淘汰出局。


负和博弈僵局的诡异就是:明明知道这样干是互相伤害,但谁也无法停止互相伤害的升级。因为在“纳什均衡”局面下,率先改变博弈策略的游戏参与者,将率先被游戏规则伤害。所以,坚持伤害对方同时也伤害自己(即损人同时也损己。)反而是唯一的最佳选择。


结果:当所有学生的分数都日益趋近满分时,分数本身陷入了日益严重的“通货膨胀”之中,90多分在过去是不折不扣的优等生,现在则沦为如假包换的学困生。学生、家长之间的学习竞赛不断向极限逼近,最终的竞争目标只有一个:获得满分。


(以上是我一朋友发了她孩子的成绩,除了语文以外,数学英语几近满分。)


恰好,艾宾浩斯还有一个“过度学习”理论,或许能给你启发。


适度学习:恰恰能掌握知识后,即停止学习,其知识保持度从第四天开始急剧下降。


过度学习:在掌握知识后,继续增加50%的学习量,其知识保持量显著优于“适度学习”组。


超度学习:在掌握知识后,继续增加100%的学习量,其知识保持量在4天后和“过度学习”组对比,并无显著优势。


“过度学习”主要含义是一个人要掌握所学的知识,不能仅仅满足于“掌握”“熟练”,而是要在“掌握”以后继续进行反复超量练习,才能得到更好的巩固。也就说对于必须牢记的基础知识,可以而且必须进行适当的过度学习。


当然,“过度学习”,不是毫无限度的“超度学习”。一般认为在一定范围内,过度学习是必须的,超过了一定限度,就是很不经济的,甚至可能适得其反。因为过度学习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一般说来,学习程度以150%为佳,其综合效应也最大。超过150%,会因学习疲劳而发生“报酬递减”现象,学习的效果就会逐渐下降甚至停滞现象。尤为严重的是,学习者可能会因机械重复、身心疲劳等因素出现厌学现象。


从教育成本看,学习投入的时间成本、精力成本、经济成本、亲情成本越来越高,不少家庭甚至处于崩溃的边缘,可以说已严重危及和谐社会的创建。


从学习主体看,学生个体竞争升级为家庭对抗,爸爸养家挣学费,妈妈负责陪写作业,爷爷奶妈负责后勤,其他亲戚朋友也友情支援,堪称全家总动员。


通过适度的“过度学习”对学过的知识进行系统的巩固和复习,是提升和形成系统性知识的重要途径,所以,复习必然是学习的关键环节。


“温故而知新”,当然是对的。


但如果是反复“温故”,长期不“知新”,就又走到了另一个阶段。


是什么导致了惨烈且愚蠢的“超度学习”?


体制僵化,竞争激烈,资源有限,似乎短期内无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