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工业

整容后和富二代结婚的我,生出了一个奇丑无比的女儿

时间:2019-10-04 来源:出行的那些事

朱萌萌刚出生那会儿,差点没让亲朋好友笑掉大牙,地包天、国字脸、眼睛一条缝,鼻梁塌在面中央。

 

“丑,真的太丑了!你说萌萌她妈那么美的一个人,萌萌她爸也不算丑,怎么就生出来这么一个异类?”别墅大厅里,几个亲戚围在一起八卦着朱萌萌的长相,今天是朱萌萌的百日宴,整个朱家上上下下挤满了人。

 

朱萌萌的母亲梁静文这时端来了一水果盘子,她将盘子放在茶几中间,挨个摆好塑料签,“各位慢用。”梁静文一扭一摆的回了厨房,几个亲戚又叽叽喳喳个不停,“要我说,这梁静文肯定就是整容整出来的,要不萌萌也不会那么丑。”旁边满脸痘坑的女人跟着附和,“肯定的!听说她每年花在医美上的钱,就得六七位数呢!”

 

亲戚们一边偷笑,一边纷纷回头观看着梁静文的身影,那一个个嘲讽的眼神似乎在说,“看吧,你整的再美,生了孩子不一样原形毕露!活该!”

 

厨房里,梁静文继续纹丝不动的整理蔬果,身旁的保姆一脸怨气的帮着女主人说话,“夫人,那些人也太过分了,你听见她们说你和萌萌什么了吗?一群长嘴妇!整容又怎样,反正比你们好看!”

 

保姆笨拙的“讨好”刚说完,梁静文就擦了手,起身去了二楼。她直奔萌萌的房间,屋子里的月嫂正在哄孩子。梁静文把月嫂支走,默默的坐在婴儿床边,她看着这个并不美貌的女儿,心里不禁泛着酸。的确,她梁静文的这张脸是整出来的,但就算不整,她原生的底子也不算丑陋。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朱萌萌的脸,结合了他们夫妻俩全部的缺点。

 

这一刻,一个隐约的念头在梁静文的心里滋生了出来。

 

伴随着萌萌的长大,梁静文开始给萌萌施加各种学业压力,文学、语言、舞蹈、乐器,只要是孩子能学的,她统统给朱萌萌请了家教老师。

 

因为过早的接受教育,萌萌比同龄的孩子更优秀更聪慧,以至于学校的课程已经不适合萌萌,但碍于年龄,萌萌又不能过分跳级。大部分时间,萌萌都是在家上课,几乎很少有学校的小朋友看到萌萌,而即便是碰到萌萌本人,也都只能看到萌萌的一双小眼。

 

那些孩子们说,萌萌上学的时候从不露出正脸,因为萌萌对紫外线过敏。而真正不露脸的原因,是因为萌萌长相的丑陋。梁静文曾和朱萌萌说过,如果她不想被人嘲笑,就要加倍的努力,而且不能被别人看到她的真面目。

 

朱萌萌照做了,而渐渐长大的这些年,她早已麻木了母亲给她的这种教育,她每天活在惶恐和紧张里,像个不能见光的复仇者。

 

萌萌16岁那年,梁静文开始带着朱萌萌接触各种整形手术,起初还都只是微整,后来便成了动刀的手术。梁静文的工作也不要了,丈夫也不关心了,她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女儿身上,甚至于,她在未经过丈夫准许的情况下,带着萌萌出了国,就为了做整形手术。

 

一场又一场的手术下来,萌萌几次在生死线上挣扎徘徊,好几次,在她即将进入手术室的前一刻,她都会质问母亲,“妈妈,我可以不做手术吗?打麻药的时候真的很痛很痛。”而每一次,梁静文都挂着一双红肿的眼,说她是为她好。

 

一套手术做完,梁静文带着萌萌回了国,回国的当天,丈夫朱诚和梁静文大吵了一架。朱诚放话说,就算女儿丑的被全世界嫌弃,他也会养女儿一辈子。梁静文那天几乎是哭喊着和朱诚吵闹的,她质问朱诚,如果当初她梁静文没有整容,他朱诚会对她一见钟情?如果当初她没有经历那一次次的开刀手术,会有那么多的职场资源找上门?这就是个看脸的社会,她绝对不会让女儿再经受一次她曾承受过的白眼和轻视!

 

朱诚哑言了,而这一句句的争吵,都被房间里的朱萌萌听入了耳。她转身对着穿衣镜里的自己反复审视,皮球一样的脑袋上戴着紧绷绷的头套,她刚做了磨骨手术,觉得自己的整个脑袋都要散架了。而那双还没恢复好的眼睛,看上去似乎的确是大了一圈,打开的内眼角也不显得眼间距过宽了。那些医生真是鬼斧神工,把老天爷赐给她的缺点,一刀刀的变成了优点。只是……她此前一直以为,母亲让她手术,是单纯的为了让她变好看,现在她明白,那一次次手术的背后,其实是在保护她。

 

恢复期里的朱萌萌越来越不爱说话了,母亲每天按时按点的给萌萌消毒或是换药,吃的用的也格外的讲究,直到朱萌萌开始大幅度的消肿,梁静文的心才跟着一天天的变好。

 

朱萌萌越来越美了,每天醒来的清晨,她都比前一天更好看了一些,梁静文看着自己亲手塑造的女儿,心里是说不上的满足。可萌萌并没有觉得多开心,这些年,她唯一觉得开心的一件事,就是在她还没有经受大规模的整形手术前,父亲带着她和母亲去海边的那一次。

 

那天的海浪很大,她在恳求了母亲无数次以后,才得到了不戴帽子和面罩的特权。他们一家三口在海边堆城堡玩沙子,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脏兮兮的泥巴,那天的爸爸妈妈特别开心,而她自己虽然模样丑陋,但幸福的冒了泡。

 

她已经不记得,一家人有多久没那样聚在一起过了。

 

四个月以后,朱萌萌的脸算是恢复成了正常,这天,梁静文给朱萌萌画了美美的妆,穿上了白色蕾丝裙,朱萌萌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原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她开心的穿着裙子下了楼,楼下的大厅餐桌上,摆了一个硕大的生日蛋糕,而父亲正在往桌子上摆礼物盒子。朱萌萌刚要开心的大喊,家门就响起了铃声。保姆开了门,家里忽然来了四五个人,接着陆陆续续的,又来了很多亲戚。

 

母亲急忙下了楼,朱萌萌这才明白,今天不是三个人的生日宴,而是母亲准备的鸿门宴。母亲是个太要面子的人,十多年了,太多人在背后指点着母亲的不是,说她是整容怪,说她生了个丑八怪女儿,更说她把女儿也搞成了一个怪物。这些年,母亲一直在等待着一个时机,她要让那些人看到,她和她的女儿,是美人,不是怪物。

 

家里大厅渐渐坐满了人,梁静文在楼下招喊着朱萌萌,“萌萌快楼下,跟叔叔阿姨打招呼!”

 

朱萌萌满心酸涩的走下了楼,脸上挂着不自然的礼貌微笑,她反复的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忍,就算是为了母亲,也要忍。

 

朱萌萌露面时,家里的亲人都惊讶的合不拢嘴,有几个看上去就面相刻薄的女人来回打量着朱萌萌的脸,另几个亲戚就跟着附和,“几年不见啊,这萌萌长的可是越来越漂亮了!”

 

梁静文客气的说着:“是啊,女大十八变嘛。”梁静文拉着朱萌萌的肩膀,“宝贝,你在这里陪陪叔叔阿姨和婶婶们,妈妈去厨房帮忙,你手勤快点,给大家倒倒茶水。”

 

梁静文一走,朱萌萌就成了活靶子,被这一群妇女的毒辣眼光围攻着。她们盯着朱萌萌的这张脸看,出生时的地包天不见了,那张遗传了朱诚的国字脸变小了,细细的小眼睛如今成了双眼皮,就连那太阳穴都变得饱满了。

 

几个婶婶说萌萌越来越漂亮,说萌萌以后肯定会更好看,但其中一个被朱萌萌称为林阿姨的女人,忽然就酸了起来,“萌萌啊,你妈妈带你出国的那一年,就是带你去整容了吧?这几年你没少遭罪吧?你妈也真够狠心的,你说你以前那个样子多好呀,非带着你去国外受罪!现在的医疗事故多可怕啊!”

 

这话一开口,旁边的两个中年女人也跟着附和了起来,“可不是吗,我听说着这萌萌的脸啊眼睛啊鼻子啊嘴巴啊都动了!你说这梁静文也真够狠心的啊!”说完,其中一个卷发女人就把萌萌拉到了身边,上手就捏了捏萌萌的鼻子,“宝贝啊,你这个鼻子不是真的吧?”

 

这是朱萌萌第一次被不太熟络的人触碰,她下意识的向后退缩,眼神里带着厌恶。卷发女人看出了萌萌的不乐意,但为了挽回面子,便自顾自的来了一句,“这孩子啊,都让梁静文给教坏了,好好的丫头带出去整容,你们看看这丫头的性子多冷啊,都是梁静文给教的。回头我可得好好教育我女儿,千万别学别人去整容,整的一副怪奇怪的样子,看我不打死她!”

 

大厅里,有人附和,有人七嘴八舌,也有人帮着萌萌说话,但那些嘈杂的声音,早已让萌萌乱了心绪。她开始理解母亲了,理解母亲为什么会讨厌这些人,更理解母亲为何要搞出这么一个鸿门宴,都是为了心里的那一股气。

 

正式开餐时,梁静文一脸的和气喜悦,她张罗着大家吃饭,萌萌就在一旁舔着蛋糕。这时,刚刚那个说了坏话的卷发女人又开了口,“静文啊,你别怪我多嘴。其实你在孩子身上这么大费周折,真的没什么用,以后孩子成家立业,还是要看个人能力的,一张脸,说明不了什么东西。”卷发女人举着水杯抿了一口,“你看我家小女儿,我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告诉她,千万不要整容,内心的自信最重要!而且我听说啊,她们学校可多小男孩追求她了呢!”卷发女人忍不住的哈哈哈笑了起来。

 

梁静文没说话,但难掩脸上的尴尬,一旁的朱萌萌抬头看了几眼那个卷发女人,却越看越觉得似曾相识,忽然,她如同惊醒那般,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一桌子的人都惊住了,纷纷看向朱萌萌。朱萌萌放松的笑了笑,说:“阿姨……您是不是认识胡医生?”卷发女人眼神发虚的问,“哪个胡医生啊……”朱萌萌笑着说:“就是韩国的胡医生啊,整形医院的,你是不是在他那里做过隆鼻啊?我和母亲之前去咨询的时候,还看到你的整形前后对比照了呢,就挂在医院大厅里,可醒目了!不得不说,你的手术可真成功!”

 

这话一落,卷发女人的脸都黑了,一桌子的人都憋着笑,尴尬的要命。

 

朱萌萌这时顺势站起了身,看着在座的各位,“我知道刚刚我说的话失礼了,我也承认,我这张脸做了整形,但这不是我母亲的错,她只是希望我少遭一些白眼,少承受一些非议。以前我不明白母亲的苦心,但今天看到在座的个别几位,我明白了。从小到大,母亲都把我保护的很好,现在我不需要保护了,但也容不得别人去诋毁她。我是整容脸,但不是整容怪,我和母亲没有错,希望你们嘴下留情。”

 

话说完,朱萌萌鞠了一躬就离开了。而那天的生日宴会,到底还是不欢而散。

 

家里的人都走光时,朱诚和梁静文就呆坐在大厅的沙发里,朱萌萌走出房间,看着楼下互相发呆的两个,她扯着嗓子说:“我们一起去海边吧!今天是我的生日,不是吗。”

 

朱诚和梁静文纷纷抬起头,他们回身看着二楼的朱萌萌,朱萌萌一身花哨的泳衣,身上挂着一个独角兽的游泳圈,样子可爱又滑稽。梁静文没忍住的落了眼泪,朱诚则欣慰的冲萌萌点头,“下楼萌萌,爸爸开车带你和妈妈去海边……”


大熊说:

我们总会听到各种各样的言论,比如“人不可貌相”,比如“始于颜值”。我们总是很在意别人对我们外貌的看法,我们拼了命的整容化妆,企图能得到对方的赞美和接受。

美有很多种,向往美当然没有错,但别过了度、着了魔。

追求外表美的同时,别忘了你的内心呀~做个自信快乐的你自己~

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大熊跟大家说大家晚安~



讲故事的大熊

嗨,我是写故事的大熊

这里,总有你的影子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大熊